正邦印刷厂咨询:010-123456789
印刷产品分类:
您当前所在位置: > 凯时国际官网app下载 >

一款Z世代社交App疯狂席卷欧洲多国免费总榜Top1

  4 月 23 日,音视频社交 App Lobby,登顶英国、德国、意大利、瑞士等欧洲多国 App Store 免费榜。

  提起 Lobby,可能只有少数长期追踪美国 Z 世代社交的朋友们会关注到,但若提起团队前作“基于 LBS 的年轻人社交 App”Spot,应该曾经出现在不少读者朋友们的手机屏幕或者社交从业者的研究清单中。下面我们将从创始人过往经历、Lobby 产品特点以及 Lobby 增长方法等三方面尝试分析 Lobby 的登榜。

  2019 年 3 月 9 日,主打地图交友、阅后即焚的 00 后交友 App Spot 登上中国 App Store 免费榜榜首,且保持良好成绩近月余。

  3 年过去,我们已经无法在国区 App Store 中再找到 Spot,而 Lobby 却在美国、英国、德国等多个欧美市场实现持续增长,似乎是公司内部优胜劣汰的残酷结果。

  但从另一个视角来看,笔者在 Lobby 上找到了不少 Spot 的残影,这又何尝不是一种薪火相传。

  根据企查查信息,Spot 母公司曾获得腾讯投资、梅花创投、云九资本、BAI 等多个国内一线资本的投资;而根据 Lobby 官网显示,团队目前已经完成了 B 轮融资,且资方多是全球顶级资本。

  而之所以能获得资本的青睐,应该同创始人 Roger Chen 陈子凌和 Lobby 产品本身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综合 LinkedIn 和此前媒体报道数据,Roger 本科就读于美国芝加哥大学计算机与科学系,先后创立 SketchMe、Spot 和 Lobby 等三款社交产品。从源于 Party 文化的真实状态捕捉,到借助 LBS 帮助用户连接密友,再到现在通过实时音视频社交获得用户喜欢,可以确定的是,Roger 始终将目光瞄准在年轻用户。

  SketchMe 的核心方向是鼓励用户抓拍好友的糗照或者黑照并将抓拍结果上传到应用中,希望以此带打破大家在其他社交媒体上的压力和束缚感。

  SketchMe 在伯克利大学以及美国兄弟会内测期间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看到这里可能已经有读者联想到 2021 年海外大火的“反滤镜”趋势,Poparazzi 和 BeReal 也正凭借这种反滤镜、反修图、反 Ins 的大潮登上欧美多个国家的总榜。

  从 Poparazzi 2021 年 5 月 29 日登顶美国、意大利、西班牙、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的总榜,到现在长期徘徊在美国摄影与录像分榜 Top100 左右;再到 BeReal,自 2022 年年初至今 App MAU 增长了 315%。这不仅是产品和运营能力的体现,更是用户在“体面”与“真实”之间的反复拉扯,“Keep Real”反复地出现与消亡都是用户最真实的想法。

  Roger 创立的 SketchMe,成功与失败大体也源于此。但这至少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他做到了快人一步。这可能也是为何,Roger 的一次演讲便可打动邵亦波的重要原因。

  和 SketchMe 是一次创业尝试有所不同,Spot 更像一款成熟的产品。根据笔者此前体验的 Spot 版本来看,作为一款基于 LBS 的 Z 世代社交 App,Spot 上确实可见 Zenly 和 Snapchat 的影子,但在此基础上又增加了诸如道具任务、音乐表情包、匿名留言板等更具“中国用户特色需求”的功能。

  另外,相较于传统的广告买量方法,Spot 选用了更加自然和温和的熟人增长方法,这种策略在当时并不常见,在 Spot 停服后仍有用户在社交媒体上发问“Spot 怎么不再更新了呢”。

  Spot 的停服一方面是应用商店政策,另一方面则更多包含了用户对“隐私”的思考,一方面希望了解自己关心或关注的伴侣或密友的动向,另一方面又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被人监控的透明人”。不但是 Spot,海外的 Zenly 等产品其实也面临同样的问题,需要开发者在用户隐私、数据安全、应用商店合规、用户沟通等方面作出更多努力。

  尽管,SketchMe 和 Spot 都没有取得绝对意义上的成功,但却也为 Lobby 积累了不少经验。

  2020 年 11 月上线的 Lobby,目前共有首页、探索、聊天、个人主页等 4 个一级菜单,提供和好友文字/图片/语音聊天、熟人语聊房、类 Clubhouse 模式语音房、一起看 Youtube、一起听音乐、共享屏幕等多种功能。

  在注册完成后,系统会要求用户邀请三位最好的朋友加入。对一部分用户而言,三个最好的朋友可能有点少,而对另一部分用户而言则完全不知道该邀请谁加入平台更加合适。

  于是系统会鼓励用户将邀请链接发送到 Snapchat、Facebook 等海外主流社交媒体平台,与此同时系统还会为用户推荐“已经有朋友注册过 Lobby”的通讯录好友、并会显示对方的 Lobby 好友数量,实际上在这里 Lobby“耍了一个小心机”,因为笔者发现 Lobby 推荐了我的所有通讯录好友,其中只有 5 位在 Lobby 中有 2 位以上的好友,其他均显示“1 friend on Lobby”。显然,笔者就是那位共同的朋友。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细节,但却也方便拉近用户对平台的熟悉感。

  与此同时,Lobby 似乎也奉行二度人脉法则,系统会为用户推荐朋友的好友,并鼓励添加对方为好友。

  另外,一般来讲,诸如 Bunch、Locket Widget 等产品都必须要求用户有至少一位好友才能正常使用 App,但 Lobby 却为每一位用户都指派了一名名为“Best Friend”的机器号,这对于新品恐惧者而言更加友好。

  当用户点击进入机器人所在的语音房间后,一位长相清爽的外国小哥会以聊天的口吻简单介绍 Lobby 的功能和玩法,更重要的是用户可以在好友到来之前对房间的玩法进行个性化探索。经笔者试用,发现用户可以自由修改房间可见范围、房间类型、房间名称、聊天室背景等内容。

  当然,系统更鼓励用户和好友进行实时音视频聊天,通过笔者同一位资深社交产品经理一同进行体验时发现,产品的流畅度整体还不错、视频摄像会自动为用户开启轻微柔肤滤镜,用户也可以自由选择是否开启麦克风和摄像头,基本符合我们二人对语音房的基本需求。但偶尔也会出现丢帧和延迟的情况。

  至于我们前面提到的一起看 Youtube、一起听音乐、共享屏幕功能,也相对比较容易上手,用户无需下载单独的 App 即可使用。Lobby 选择接入 YouTube 和 SoundCloud 两个API,用户既可以选择登录自己的账户播放自己日常喜欢的影音,也可以选择直接播放系统推荐的热门视频,或者在 Lobby 中依据名称直接进行音视频搜索。

  “一起看视频”也是过去一年来社交产品常用的链接方式之一,国内的微光,海外的 HouseParty、Rave 等产品都选择如此。当人们将越来越多的社交迁移至线上,而共同观看影音则承载了破冰和增进共同回忆的作用。

  除了熟人社交,Lobby 还开放了陌生人社交。用户可以通过探索页面进入公共房间。和 Clubhouse 类似,Lobby 将房间内的用户分为房主、Speaker 和普通观众,普通观众既可以远远观察房间发生的一切、或者参与文字聊天,也可以举手成为 Speaker。

  整体来看,Lobby 虽然称不上是一个高度创新的产品,但也提供了从通讯关系建立到好友交互再到陌生人社交的完整生态,用户可以根据自己所需在 Lobby 中探索出自己感兴趣的互动场景。

  文章最一开始有提到,Lobby 近两天迅速席卷欧洲多国 App Store 免费榜榜单,尽管登榜原因不同、增长策略不同,但实际上这已经不是 Lobby 第一次获得这样的效果了。

  说 Among Us 和 Roblox 是互联网 2020 年最火的两个明星丝毫不为过。一位面向美国 Z 世代的社交创始人曾和笔者透露,“毫不夸张,Among Us 最火的那段时间只要将产品应用商店主页宣传图或者标题副标题中带上 Among Us,自然新增都不会太差”。

  Among Us 带火了美国一起玩游戏的生态,而 Lobby 恰好坐上了这班快船,一同上传的还有荔枝旗下出海应用 Tiya。说来也巧,Tiya 也开始转做 YouTube 社交了...

  不过,当时 Lobby 主要目标市场在美国,曾取得美国 App Store 社交下载榜 Top 30 的成绩。

  一位接近 Lobby 的人士向笔者透露,此次登顶欧洲多国榜单对于 Lobby 内部而言也算得上意外之喜。

  但在进行社交媒体分析时,发现其在 Instagram、Twitter 以及 TikTok 上均有一定的运营尝试,而此次在欧洲爆火很有可能是 TikTok 的功劳。

  整体来看,Lobby 主要运营的三大社交媒体中,TikTok 账户的粉丝数量最多、互动情况最好,从其发布的第四条视频开始,观看数量就已经突破了 1 万次。最近发布的几条视频多为产品演示或者产品介绍,其 3.21 最新发布的介绍视频获得了 409 次点赞、149 次评论,而且其中很多评论来自最近 2-3 天。

  而且除了官方行为,当笔者尝试在 TikTok 上以 Lobby 为关键词进行检索时发现,有不少数量的 TikToker 正在分享自己使用 Lobby 的体验以及推荐大家尝试下载 Lobby,这些 TikToker 大多粉丝不到 1 万、但数量庞大,且其中黑色人种占据了一定比例。

  而笔者猜测 Lobby 此次的增长也可能同产品、用户和社交媒体之间的微妙连接有关,我们前面有提到用户需要邀请自己最好的朋友加入 Lobby,而除了这一途径 Lobby 还鼓励用户将带有 App 名称的语音房合照分享至其他站外社交媒体。

  在语音房右上角有一照相机标识,当房间内任一用户点击该按钮时都会触发 3 秒拍摄倒计时,在拍摄结束后用户并不能马上得到照片,而是需要进行为期约 10 秒的等待,Lobby 会自动为合照加上拍摄时间和产品名称,并引导用户分享至 Snapchat 和 TikTok 等社交媒体平台。这种联动也进一步增加 Lobby 在社交媒体的曝光。

  除此之外,根据 Lobby LinkedIn 官方账户,公司还在招聘高中校园增长黑客,以图用校园 KOL 敲开学校群体的大门,“校园大使”也是海外 Z 世代社交 App 常设岗位之一,大多要求高校在读且要求学校所在国本国学生,BeReal、Yubo 等海外流行的社交 App 都曾这样做。

  总之,Lobby 此次的爆发式增长,既有积跬步的坚持、也有幸运加持。不论是国内还是海外,都没有一蹴而就的美事。

  最最后,Don’t have a good day.Have a great day.将这来自《失控玩家》的经典语录、被 Lobby 用作机器人好友和用户说的最后一句话送给大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公司简介

…… 更多>>

欢迎来电来厂咨询

  •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燕南路桑达工业区30栋东3楼
  • 联系人:郭先生
  • 手机:13856274230
  • 总机:0755-83344438
  • 传真:0755-83267528
  • 邮箱:print55@print86.com
    • QQ咨询

    • 在线咨询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电话咨询

    • 010-123456789